贵州地下的溶洞里,藏着多少大自然的秘密?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紫云苗厅破晓的晨光。摄影/周元杰山河的浪漫相遇贵州的地下,有个倒置的世界——溶洞。作为中国唯一一个没有平原的省份,贵州是中国最典型的山地省。大地被山川切割,塑造出浪漫而奇幻的喀斯特地貌。在贵州,“无山不洞、无洞不奇”。往往一座天坑,一道地缝,就能让人“误入”

▲紫云苗厅破晓的晨光。摄影/周元杰

山河的浪漫相遇

贵州的地下,有个倒置的世界——溶洞。

作为中国唯一一个没有平原的省份,贵州是中国最典型的山地省。大地被山川切割,塑造出浪漫而奇幻的喀斯特地貌。在贵州,“无山不洞、无洞不奇”。往往一座天坑,一道地缝,就能让人“误入”溶洞深处,探求神秘的未知世界。

▲莲花洞内的钟乳石立柱(黔南·贵定)。摄影/周元杰

在贵州绥阳县的地下世界,隐藏着中国最大的溶洞群。其中水洞、旱洞并存的双河洞,堪称是一座“喀斯特天然洞穴博物馆”。在结束不久(2018年)的中法联合探测工作中,贵州双河洞的最新测量长度达238.48公里,成为亚洲第一长的洞穴。从北京驾车到达河北省会石家庄的距离,也不过290公里左右。

在遥远的地质年代,由于地球的内力作用,白云岩及白云质灰岩的地层被撕裂,随着“水滴石穿”的溶解,以及地层的多次抬升,双河洞多达四层系统,其中含有8条主洞道,200余条支洞,洞上有洞、洞中套洞,宛若一座迷宫。

▲ 长达三十多年的系统科考仍在进行,双河洞的长度不断刷新记录。摄影/周元杰

复杂的溶洞结构,丰富了双河洞的内部景观。千姿百态的钟乳石,向上堆积的石笋,以及独特而有神韵的石柱,在深邃而幽暗的双河洞,交织出一幅瑰丽奇幻的地质画卷。此外,对于拥有5条地下河的双河洞而言,洞中瀑布、九曲十八弯等奇观也并不罕见。

“黄山归来不看岳,织金洞外无洞天。”贵州的地下,藏着最美的中国。毕节织金洞的壮美,足以满足人们对于溶洞的所有幻想。

▲毕节织金洞。图/视觉中国

总容积约500万立方米的织金洞,长约6.6公里,最宽处竟达175米。溪流、地下湖泊错置其间,将溶洞切割成线条纵横的奇幻世界。经由上亿年时光的冲刷,洞内的岩石被时光“雕刻”成形态各异的石笋、石芽、钟旗等四十多种“雕塑作品”。

这些大自然的“杰作”栩栩如生,倾注上人类的想象力,幻化成神秘莫测的“凌霄宝殿”、冷清神秘的“广寒月宫”、凛然壮观的“百尺垂帘”……一幅幅壮美的画卷,坐实了织金洞“地下天空”的美誉。

▲九洞天由九个通天大洞和几个暗湖、溶洞组成,乌江水系上游六仲河水穿洞而过。图/ 视觉中国

不同于大多溶洞常规意义上的幽暗深邃,位于贵州纳雍、大方两县交界处的九洞天溶洞,展示了贵州喀斯特的另一种模样。

乌江水系上游的六仲河,自西向东滚滚而来,于贵州纳雍、大方两县交界处潜入地下,浮流于山脊之上,并在此冲刷出拥有九个巨大“天窗”的溶洞。行至其中,洞内明暗交替,阳光间歇跳出,别有一番“柳暗花明”的曲折意趣。

多少脆弱的生灵隐藏其中?

由山川孕育的溶洞,自带冷淡气质。事实上,清冷无光的溶洞,也是许多生命孕育的温床。

相较于人类离不开氧气,阳光是许多植物生存的基石。在光线相对充足的溶洞洞口一带,多数绿色植物生机盎然。

▲龙宫。摄影/ 李贵云

“黔地无闲草,龙宫多灵药。”贵州安顺的龙宫溶洞,生长着银杏、木槿、金银花等天然中草药植物达1200余种,俨然是一座中草药宝库。

“览龙宫知天下水洞,荡轻舟临人间仙境”,作为中国最长的水溶洞,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的龙宫,植被葱郁茂盛,行至洞内,细嗅仍能闻到洞口植物的草本清香。

▲贵州安顺,航拍龙宫天池,四周绿树环绕,美若仙境。图/视觉中国

除却植物,贵州的地下世界,还生活了一群“宅居”动物。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洞穴并不适合动植物的生存。但一些动物,经由某种原因“宅”到洞穴中,经过长时间的演化逐渐适应了洞穴的生活环境。

洞穴探险活动,并非中国的主流传统,因此许多动物尚未被人类发现,就已消失在幽暗的溶洞里。

▲ 清镇市红枫湖水域人鱼宫殿里,洞穴潜水员即将潜入水下,探索一处未知的洞道,洞穴潜水,需在黑暗的遮顶空间内探寻未知路线,容错率极低,一旦失去出洞导向或者氧气照明,极难逃生。摄影/周元杰

2015年,探险人员在贵州习水县的桃源洞内,发现了一只通体透明长约14厘米的巨型蝌蚪。经科研人员考证,这只“巨型蝌蚪”正是中国特有物种“红点齿蟾”的幼体。因常年生活在不见光的溶洞内,皮肤透明,甚至可以清晰看到其内部器官。

大约是适应了溶洞的气候,若被带离溶洞,红点齿蟾很容易“水土不服”。因此,红点齿蟾被《中国物种红色名录》定位为易危物种。

▲从1997年开始,双河洞就开始被考察,至今仍充满许多未知等待被发现,图/ 视觉中国

在亚洲最长的溶洞双河洞内,生活着许多生物。科考人员甚至曾在洞内发现过大熊猫化石。在如今的双河洞内,除却最常见的白色小蝌蚪,还有盲鱼、马陆、野生娃娃鱼等穴居动物。

大多生长在无光世界里的生物,样貌都相对“潦草”一些。但盲鱼,却凭借半透明的体色,为洞穴动物的颜值扳回一局。自出生到死亡,盲鱼的“字典”里,并不存在“光”这一名词。也因此,多数盲鱼的眼睛早已退化。虽然没有眼睛,但顶着长长的口须,在水中游弋的盲鱼,却平添一抹脆弱而隐秘的美。

▲ 洞中一线天,科考人员乘着船“游”向未知。摄影/周元杰

人类天然的庇护所

在贵州,无洞不成山。

由喀斯特发育而成的溶洞,早已和贵州人的文化融为一体,深入到最日常的角落。贵州的许多地名,都带有“洞”字或者“洞”的近义词,如摆桑、摆省之类的地名。在苗语中“摆”就是洞的意思。

▲突然隆起的一座小山,形似一只单峰驼的驼峰。穿过碳酸盐岩层的水,充满了碳酸根离子,碳酸根离子与石灰岩中的钙反应,其中一部分就会沉淀为另一种矿物质——方解石。方解石在重力的作用下不断堆积,最终塑造出不可思议的地下奇观。摄影/周元杰

居住,是溶洞和人类最初的关系。天然的洞穴,宛若一处房屋,是早期人类遮风避雨的庇护所。

“北有周口店,南有观音洞。”贵州黔西县的观音洞,曾闪现过贵州最早的文明曙光。在这个狭长的石灰岩溶洞里,旧石器时代早期的观音洞人,制作石器,处理狩猎的猎物。留下的大量化石里,甚至包括猩猩、东方剑齿象、犀牛等25种哺乳动物。

乃至今日,仍有一群人生活在贵州的溶洞之中。在贵州紫云县的险峻笔架山上,从高至低分布了三个山洞,上洞和下洞之间,有一处高50米、宽115米的巨型洞穹。“中国最后的穴居部落”,就居住在三个山洞中间的中洞之内。

▲紫云县格凸河洞厅小学。摄影/ 李贵云

据中洞苗寨的老人讲述,大约在70多年前,为躲避匪患,20多户人家迁居此处,过上了“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仙居”生活。

站在中洞洞口,很难不生出“武陵人”的错觉。密集的蜂窝洞顶,终年不断地渗出清冽的泉水。山泉水滴落,顺着小竹槽径直流入过滤水池,足够洞中人家饮用。在溶洞中,他们用玉米杆和木头搭建房舍,户与户之间用篱笆隔开,生活自得其乐。

▲紫云县格凸河洞厅外。摄影/ 李贵云

储藏,是溶洞和人类的另一层关系。在神话传说中,藏宝图的终点往往是某处洞穴。大约是幽暗深邃的洞穴,让人天然不敢轻易接近,苗疆人民同样喜好将贵重物品存储于洞穴之中,以防遗失。

储物之余,储酒在贵州更为常见。苗族先民们特有的酿酒洞藏方式,也使得后代们受益无穷。在贵州东部的镇远,甚至出现了多个依穴而建的酒厂,利用洞穴酿造口味独特的白酒。

▲穿着苗族服饰的苗族女孩。图/视觉中国

溶洞庇护了今人鲜活的生命,也为逝者的灵魂提供了一处栖息地。黔地的苗家人,自古有“洞葬”的习俗。他们会选择一处隐蔽的洞穴,停入祖祖辈辈的灵柩。好几百具木制灵柩,被各自安放在“井”字形的木架上,越往下叠放的棺材,代表的年代越为古老。幽暗的深洞,气氛尤为肃杀。

由“洞葬”衍生出来的跳洞节,如今是苗家人心中最为隆重的节日之一。每年的正月初四至初九,九村十八寨的人们盛装打扮,祭洞神、唱古歌、跳芦笙舞,以此怀念祖先创业的艰苦,期盼来年的五谷丰登。

▲黔东南的苗寨。图/视觉中国

跳洞节时,附近的苗家人往往会走十几里山路,聚集到一座苗寨里,而后每日轮换一个寨子,连跳六日。无论到达哪一个寨子,“跳洞”都是头等大事。年轻的姑娘小伙子,率先进入寨子附近最大的溶洞,吹芦笙、唱歌、跳舞,等到人越聚越多,洞里实在没有足够的空间时,然后转移到洞外,继续歌舞狂欢。

溶洞,是世界倒置的美。自发现溶洞、认识溶洞,到与溶洞相处,贵州人与喀斯特的故事,说也说不完……

– END –

文丨莺时

图片编辑丨袁千禧

封图| 周元杰

编辑 | 徐子钧

参考资料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 2004.10

《地道风物·贵州》

《独特的文化摇篮:喀斯特与贵州文化》屠玉麟

《暗河型溶洞的形成和演化过程——以贵州织金洞等为例》李景阳 安裕国 戎昆方

人已赞赏
百科日报

痰液检测新冠病毒准确率更高

2020-7-29 14:07:40

百科日报

新研究发现大脑中的性别差异:这意味着什么?

2020-7-30 9:41:0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