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拯救高山上的溺水者?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可能许多人不知道。在珠穆朗玛峰5300米的地方,有一座诊所。谁没事干了会跑这么远、这么高的地方去看病呢?其实这个诊所,只是每年夏天开张。他们是专门收治高山“溺水者”的,但怎么在高山上还有“溺水者”呢?在高山上淹死每年都有数万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来珠穆朗玛峰山脚下准

可能许多人不知道。在珠穆朗玛峰5300米的地方,有一座诊所。

谁没事干了会跑这么远、这么高的地方去看病呢?

其实这个诊所,只是每年夏天开张。他们是专门收治高山“溺水者”的,但怎么在高山上还有“溺水者”呢?

在高山上淹死

每年都有数万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来珠穆朗玛峰山脚下准备攀登,但只有极少数人能成功登顶。

珠峰登顶成功率不高,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本身环境恶劣,其二是高山环境可能导致的高海拔疾病,这些困难可不是人人都能克服的。

珠峰海拔8000多米,高海拔带来的低压和低温让人难以忍受,但是攀爬最大的困难是风和雨。珠峰附近常年刮着猛烈的西风,冬季时风速会达到40米/秒,没有任何一个登山者敢在狂风里挑战珠峰。夏季则是珠峰的雨季,风雪造成的湿滑的山道让人望而却步。只有西风减弱、雨季未至的春秋季可以让探险者一展身手,但是即使在春秋季,晴朗的适宜登山的好天气也并不超过15天。

遇到这样美好的天气,勇敢的登山者就向珠峰发起了冲锋的号角,却有很大的可能在半途折戟,因为低压低氧的环境会诱发高海拔疾病。

通常来说,人们在高海拔地区常会发生的疾病有几种,最轻微的是冻伤和咳嗽,此时肺部还没有缺氧,只是因为湿度和温度都比较低引起喉咙干痒,导致咳嗽。在高海拔地区,我们的身体很难抵御病毒的入侵,而且这里没有充足的水源,食物和衣物无法得到彻底的清洗,病菌泛滥,因此病毒性感冒也是导致咳嗽的另一个原因。胃炎和传染性胃炎是另一种类型的高海拔疾病,高海拔地区人体本身吸入的氧气就不足,有限的氧气将优先供给给大脑和肌肉,胃肠得不到足够的氧气,这是导致胃炎发作的主因,病毒感染是诱因。

最严重也是最常见的疾病就是高原肺水肿和脑水肿了,这是一类因缺氧而导致的疾病的统称,在不同海拔高度和不同承受能力的人身上会有不同的表现。海拔5480米处的氧气浓度比海平面的降低了一半,人们通常会感觉到头痛、头晕和食欲不振;到8000米处氧浓度降低了三分之二,就会出现幻觉、失眠、呼吸骤停和心动过速等症状。长期呆在这样氧气不足的地方,肺部无法获得充足的氧气,组织液会在肺部和脑部细胞中积累,使得人无法呼吸,脑细胞也会死亡,最终“淹死”在组织液中,这就是高山“溺水者”。

获救非常困难

高山“溺水者”的发生非常迅速,也很容易被察觉,但是即使察觉很早,在珠峰之上也很难获得救治,因为搬运病人的过程也是危险重重。

在高山上,连直升飞机都不好使。直升飞机的升限指的是发动机以最大功率工作时所能达到的最大飞行高度,会受到外界气压、空气密度和氧气浓度的影响。当高度逐渐增加时,空气密度会逐渐降低,进入发动机的进气量减少,导致推力不足,发动机的工作效率就会降低,直升机的升限就会减小,甚至不能起飞。比如一架直升机的升限是6000米,这架直升机不仅很难飞到7000米的高度,即使勉强飞到了,接上了伤员后,它也不能再次在7000米处起飞了。

高空空气稀薄,发动机和旋翼的效率都会降低,想要提高升限,一方面需要增压设备,另一方面还需要更大功率的发动机,这会增加直升机的负担,提高驾驶难度。另外直升机最怕侧向风,这很容易使直升机失去平衡,最终一头撞上山壁,而珠峰上不仅风速大,风向也常发生变化。这不仅考验着飞行员的经验和能力,也需要很多的运气。

这些困难都造成了直升机难以进行高空救援,病人和伤员只能靠人力先搬运到低处,但这也并不容易。

在面向所有游客开放的位于海拔5270米处的珠穆朗玛峰大本营和仅限登山者前往的5943米处的1号营地之间有一条长17千米的冰河,叫做昆布冰川。冰川在山上蜿蜒盘绕,它不断侵蚀着岩石,使地面变得更加凹凸不平。在地势急剧下降的地方,冰川的宽度也会加大,这时候就会形成冰裂缝,有些冰裂缝深度超过45米,掉下去基本无生还可能。遇到这样大的裂缝,人是无法爬过的,需要靠当地向导夏尔巴人搭建的梯子,甚至是用树干做的桥梁通过。

在这样的地方用担架运送伤员,所承担的风险可见一斑。

世界上最高的诊所

溺水的乔·休斯躺在登山杖制成的简易担架上,由他的同伴抬着送医。他吸入的每一口气都像是最后一口,头痛得像有人在用电锯切割他的头骨,他迫切想得到解脱。但是他没办法催促,因为在珠穆朗玛峰崎岖的山道上,头上悬着尖锐的冰剑,脚下裂开噬人的深渊,同伴实在也没办法加速。好在珠峰诊所就近在眼前了,这是他生命最后的守护者,如果它不存在,今天他就走不下这座山了。

这是电影《珠穆朗玛峰急诊室》的开头,它改编于真实的故事,故事的地址是建立在珠峰5300米处的诊所。

这座诊所的主要医生是卢安·弗里,她是美国荒野医学协会的会员,曾在美国黄石公园和珠峰等地参加过短暂的医学援助活动,有丰富的野外医学诊断和治疗的经验。在珠峰的援助过程中,她发现当地的夏尔巴人和珠峰的登山者常常因缺乏及时而专业的治疗和护理而丧命,于是她决心在这里常驻。2003年,她创办了珠穆朗玛峰大本营诊所。

每年4-5月的登山季时,承受着夜间-5℃、白天30℃的温差和不足海平面大气压三分之一的低压,卢安·弗里始终在诊所里等候着伤员和病人。诊所仅有16平米,三个手术床、一个供氧设备、太阳能发电机以及各种基本的急救设备占满了诊所的全部空间。医疗条件很简陋,好在卢安有丰富的野外急救经验。

病人冻伤了,卢安会把他放在塞满热水袋的睡袋中,甚至塑料袋包覆他的手脚以隔绝冷空气。骨折的病人需要的临时牵引器更是可以就地取材,背包布或毯子作为垫片,滑雪板和滑雪杖绑上登山绳就是支架。当担架不够时,滑雪杖和登山绳的组合也可以变身为临时担架。呼吸气管堵塞甚至破裂的病人,卢安用淋浴器的软管暂时充当他的外呼吸气管。氧气瓶和伟哥是卢安进行急救时最重要的武器,在等待直升机前来将病人运往正规医院的过程中,这两样东西将是维系病人生命的法宝。

伟哥通常用于治疗男性的一些性疾病,但是研究发现,它对治疗高原反应也很有作用,且无论男女服用都有效。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团队让职业运动员在稀氧条件下进行运动实验,发现伟哥确实能够提升人体血液流动速度和血氧浓度。法国医学教授理查莱让12个从未在高原地区生活的志愿者在阿尔卑斯山3000米高的地方骑动感单车后给他们提供适量的伟哥,发现它能够提高人体呼吸时的气体交换率,缓解肺动脉高压,出现高原反应能更快恢复。

正是靠着这些方法,卢安医生每年救治了上千人,《珠穆朗玛峰急诊室》的主角乔·休斯也是其中一员,据说他康复后回到家中,他的妻子给他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婴,他起名为塔拉·卢安。

攀登珠峰是极危险的活动,其死亡人数在登山史上位列第二。据统计,每年数万来珠峰的人中,大约有1200人是下决心攀登珠峰的,其中只有少数能成功登顶,有些人不幸命丧途中。不过幸运地是,因为有了这家诊所,很多未能成功登顶的人得以安全下山,而不是埋骨在高山冰雪之下。

人已赞赏
百科日报

mRNA疫苗:给病毒画像,让免疫细胞识别

2020-6-29 17:18:42

百科日报

烧焦的食物对健康有害吗?

2020-6-30 9:51:5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